当前位置:影视 > 动画制作 > 动画资讯

专访《小黄人大眼萌》三大主创

来源:时光网 编辑:云素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6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专访桑德拉·布洛克

“斯嘉丽生气是因为裙子太紧”

昨天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些小黄人的短片,笑到不行,我觉得要是有人邀请我来配音,我一定立刻答应,这是否也是你决定加盟的原因?

桑德拉·布洛克:没错,非常开心,小黄人最棒的地方在于它超越了语言,它们通过可爱的肢体举止,让你可以跳过语言直接感受背后的情绪,知道它们究竟在干什么。你就是喜欢它们,即便它们非常捣蛋,有时还很邪恶,但你没法恨它们,它们就像是黄色的小药丸,实在是太可爱了。

人们经常会认为配音比演戏更简单,你是怎么看?

桑德拉·布洛克:录音室里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其他演员,你是在对着空气说话,完全没有互动对象,我自以为演的不错,但皮艾尔总是说:能不能重来一次?我说:我不是演得很好吗,脸部表情都上来了。他说可这是动画片啊,我才恍然大悟,很多干这一行的人有天赋,能用声音塑造角色,而我没那个天赋,我必须要努力尝试,现在我才明白这点。可你看看史蒂夫·卡瑞尔,现在我自己做完配音后,再去看他配的格鲁,我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能把自己的情绪注入到角色身上,那种细微的感情表现的非常棒,绝非易事,这是我做过的最难的工作之一。

谈谈你的角色斯嘉丽吧。

桑德拉·布洛克:除了搞笑和搞怪之外,这个角色在片中还有爱情戏。你可以在这部动画中看到成人爱情戏,这也让他们看上去更显性感,而这在动画中并不常见。片中将有一对相爱的夫妻,那是六十年代,女性刚刚开始走向解放,争取自身权利,还有那个时代的音乐,真是太赞了。年轻观众将会感受到那个年代的音乐魅力,他们没听过披头士,没听过吉米·亨德里克斯,我等不及让我儿子去听吉米·亨德里克斯,肯定会很棒。这部电影将让这一代年轻人体验那个年代的多样文化。

你儿子看过电影了吗,对于你此次为女反派配音他会不会觉得奇怪?

桑德拉·布洛克:还没有,不知道我是演员,他不会知道那是我配的。当然会带他去看电影,他房间里全是小黄人玩具,他管它们叫乌米,他一直管它们叫乌米,我没敢去纠正他说亲爱的这叫小黄人,他就一直喊它们乌米。他不知道我参与了配音,估计看过了也不会知道。如果他知道了,我会给他解释我的工作,但我觉得他不会知道那是我。

他很喜欢小黄人的特有语言,导演管那个叫小黄人语。

桑德拉·布洛克:他会给我解释小黄人在说什么,还跟我解释Scarlet Oberkill。他不会发V的音,他念成Oberkill,他给我解释她是大反派,我说我知道,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人脉广啊,好吗。

我觉得影片的叙事很成功,感觉好像在看一部无字幕的外语电影,但我还是能看懂整个故事。

桑德拉·布洛克:这个比喻很好,说的一点儿没错 ,这就像音乐,好的音乐是不受语言限制的,你可以感受得到小黄人的语言就像音乐一样。

对于你来说,享受自己的工作是否很重要?

桑德拉·布洛克:我并不总是享受其中,因为我会很投入,如果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我会很失落。我总是会问自己能不能做得更好?能不能改正一些问题?现在我接的戏不多,因为我的工作一定要对我的家庭有益,而不只是让我一个人受益。况且干这行经常要到处跑,出去旅行一定要给我的家庭带来美好回忆,如果无法让我儿子感到开心,我是不会去做的。所以现在两年才接一部片,能一年接一部当然很好,但现在不可能了,所以现在对我来说享受工作变得格外重要,即便是很难的工作,我也必须享受其中。

我想你应该已经从沉重的配音工作中恢复过来了吧?

桑德拉·布洛克:不然我现在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呢?没,我还没恢复。

为什么想接演这个角色?

桑德拉·布洛克:有几个原因,我不想离家太远,因为我要送我儿子上学,他们说配音工作都是在这里完成,如果你去别的地方,我们就跟着随时可以录音,所以这很吸引人,另外我儿子喜欢小黄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做呢?这是双赢啊。

谈谈你的角色,她是不是被误解了?

桑德拉·布洛克:绝对被误解,所有的女反派都是被误解的人。稍微挖掘一下,你总能找到她们恼怒的原因,斯嘉丽生气的原因就是裙子太紧。而裙子太紧也会是我新书的书名《我人生是一条太紧的裙子》。

她也很有野心。

桑德拉·布洛克:她不止有野心,还有一个扎根心底的公主梦,你会在影片中看到,这其中是有原因的,当然公主梦的最终目标是成为英国女王。影片背景设在六十年代,英女王风华正茂;而女反派的做事风格,就是想要什么就抢什么。

跟我们谈谈你在这部电影中的配音工作吧。

桑德拉·布洛克:起初他们给我看了一些分镜稿,比如:非常漂亮的斯嘉丽的照片,影片的一些场景图片,然后就把你关在一个小录音室,只有一个麦克风,根本没有可爱的小黄人和你对戏,非常难,真的很难,你们不了解。但是感觉很神奇,动画师能利用你的细微声音变化做出相应的动画,然后把可爱的小黄人融进去,这个过程真的很精彩,花了大概三年时间,是不是很神?

他们会给你看动画的制作进度吗?

桑德拉·布洛克:是的,后来给我看了,我看到之后说:天哪!我配的太烂了,我要重配。他们说不可能动画已经做好了,他们只能做ADR(自动对白重置)对声音做加工。因为我觉得小黄人配的很好,勾起我的竞争意识,看到他们配的这么好,我觉得不行我得做得比他们更好。

和导演皮艾尔合作感觉如何?

桑德拉·布洛克:他就是小黄人,而小黄人就是他配的。

他有没有分一些给你配?

桑德拉·布洛克:没有!开什么玩笑,你觉得他会分几段小黄人给我配吗?没门!什么都没给!就知道批评我,言辞苛刻,给我好好配!你别指望比小黄人配的更好!努力配吧反正你也配不好!他就是这么说的。

你在影片中的搭档乔·哈姆怎么样?

桑德拉·布洛克:巨恶心,他是个烂人。

你们配音的时候见面了吗?

桑德拉·布洛克:我们只在几年前的奥斯卡晚宴上见过面,在录音棚里从来没见过。话虽如此,我觉得看到成片之后,可以感觉到我们角色之间的感情非常深,我就喜欢故事的这一点,包含动画中少见的成人爱情,我觉得他们是一对非常时髦的夫妇。

非常时髦。

桑德拉·布洛克:对吧,非常性感,从动画角度而言,是很性感的动画片。

你看过成片了吗?

桑德拉·布洛克:看过了,我看的是接近完成的版本,不是最终版。

看过成片之后觉得自己表现得怎么样?

桑德拉·布洛克:我从来不满意自己的表现,一直是这样,我很想回去重配纠正各种问题,不只是这部动画,每部电影都是这种感觉。这个故事很有意思,他们做得很好,给了观众足够的笑料和恶搞,但它的情感很真挚,这也是这些动画如此的有爱,会让你一遍遍重看的原因,即便你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最后想听你说句Banana。

桑德拉·布洛克:Banana!配音时一定要做出最丑的表情,毫无美感可言,小黄人说Banana的时候抬着头特别可爱,我得低着头挤出四个下巴来。但无所谓,值了。Banana!去水果店买香蕉的时候也说,能不能给我来串Banana!哈哈哈,非常感谢!我很想和你握手,但最好还是不要,碰个拳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