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图片资讯 > 幕后花絮

《无问西东》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全解读!

来源:Mtime时光网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9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古怪”的歌曲:相对于那首广为人知的《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片中还出现了一首听起来很像歌剧的歌曲。有很多观众觉得这首歌曲的出现有些“古怪”。好吧,这只能怪看片手机党们“太认真”了。这首福音歌曲在片中共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60年代陈鹏带王敏佳回到云南避难,由村民们合唱,唱的很专业很认真。镜头再闪回,则是30年代遭遇轰炸的孤儿们,在一位断腿传教士的带领下,高唱福音。传教士的出现绝非突兀,在那个年代也是有史料记载的。而彼时孩子们对这首歌曲还没那么熟悉,虽然唱的磕磕绊绊,但却非常直接的解释了60年代的成年村民们,为何会唱这些福音歌曲了。

猫馆长的现身:这个细节有些让人心酸。影片在清华大学首映时,当学生们看到张震在清华校园,与章泽天撸猫一幕时,发出了震震惊呼。请放心,他们绝不是因为章泽天的出场,反而是因为那只猫。片中出现的那只猫,正是名满清华的“猫馆长”。它原本只是一只流浪猫,被清华大学图书馆老馆长收养后,多年来一直陪伴无数学生读书,因此被誉为“猫馆长”。影片这一幕拍摄于2012年,电影杀青没多久,“猫馆长”就永远的离开了学生。所以当它再度出现在大银幕时,可想而知学子们的感慨。

大师取名字:这个细节无疑是全片最具讽刺意味的一幕。看着张果果勾掉“妲”、“妖”、“婊”等字,哄笑的观众们不难体会:逝去的黄金时代,那些卓绝的大师们,与当下所谓的“大师”,真的完全无法同日而语。

沈母的素服:米雪饰演的沈母,虽然只有两大场戏,但撑起全片母爱爆棚之气场。有细心观众指出:“双胞胎去报信时,母亲穿的是素服。彼时不知光耀死讯,堂前也未见沈父,结合之前所说之病重,素服该是为沈父所穿。”再结合沈家“三代五将”的匾,该观众不得不直言:“我为什么会在一部二刷的电影看到结尾时哭崩?第一次没注意到的细节,第二次简直心碎。”

胸针与鲜血:很多观众对陈鹏送给王敏佳的礼物情有独钟,认为皆浪漫到骨髓,尤其是那个五色花一般的胸针。然而临近片尾的一幕蒙太奇中,眼尖的观众可以发觉,当陈鹏看到王敏佳与李想“牵手”那一幕默默走开后,他摊开手里的五色胸针,胸针下边隐隐出现的则是陈鹏的鲜血。

讲述者张震:对于部分观众,张震的现代戏份因为少了那些“生离死别”的激烈情绪,让人看不过瘾。但因为《无问西东》还是拍给当下人们看的,是献给“每个珍贵的你”的礼物。也因为我们所面对的也是当代的问题,所以影片自然由张震来担当“讲述者”。导演李芳芳在北京路演现场就表示:“这部电影始于张震对婴儿的问话,也结束于张震对婴儿的寄语祝愿。”可见由他这样一个寻找到内心真实的现代人来做全片的总结,是合情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