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资讯

专访HBO黑色喜剧《巴里》主创

来源:时光网 作者:Heather Newgen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5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我听说你是以非常传统的方式参加这部剧的试镜的,你已经是电视剧大咖了,为什么还会来参加试镜呢?

亨利·温克勒:我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传奇人物。我今年72岁了,从7岁开始,我就梦想着要做演员,到现在我还能在演员这条路上走着,我自己也觉得很神奇。有很多演员会说,“他们都认识我,我已经录过带子了。”这样你是不会得到角色的。

 亨利·温克勒也得试镜 

如果你要参加试镜,就要忍受一些东西。你得坐在那些椅子上,然后会有其他年轻演员看着你,问你为什么会来参加这次试镜。我会回答说,“我想找份工作,你呢?”我进去之后就见到了比尔•哈德尔,他立刻就让我感到很自在,选角的人也让我觉得比较舒服。我在读台词的时候用眼角余光扫着那位选角的人,我要获得她的认可才行。以前我从来没见过她,但我很喜欢她。我看见比尔被我逗笑了,天哪!你参加试镜,之后就一直等着,然后就没信儿了。

当试镜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反馈时,你会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我觉得自己肯定没入选,所以我告诉自己,“不管怎样,试镜的经历还是好的。”然后我就接到了比尔的电话,他说,“我昨晚又写了两场戏。”他把那两场戏发给了我,写得特别好。他问我,“你愿意来演吗?”我脑子里在想,‘不,我不演,因为我可能会搞砸的。我可能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好,值得你们来找我演戏,所以我不想来演。当然啦,比尔,我会去演的,这是我的荣幸。’

我真是这么想的。第一次试镜我是在家跟我儿子麦克思一起准备的。他今年34岁了,10岁的时候他就说过想当导演。3月16日,他执导的新电影,由佐伊•达奇和凯瑟琳•哈恩主演的《花》将要上映,3月25日我们这部剧也要开播了。三月份温克勒家可是重头戏。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对吧?为第一次试镜做准备的时候,麦克思在我家指导我表演。

“慢一点!这有个感叹号呢。”

“行了吧,麦克思。”

“爸,你得尊重编剧。再来一遍吧。”

“麦克思,我觉得我这样演就可以了。”

“不行,咱们得再来一遍。”

第二次试镜的时候我又把新剧本发给了他,他通过电话指导我演戏,然后我就得到了那个角色。怎么样?

温克勒饰演“杀手”的表演老师

在《巴里》中,你的角色也经历了试镜过程,我比较好奇的是,你自己的经历给你的表演带来了多少灵感?

亨利·温克勒:真正做演员,你自己见过的、听过的、经历过的事情都会融入到角色里,然后你用你自己的方式去理解角色,再加上编剧写的内容。人们是如何评价你的、编剧是如何描绘你的、你是怎么跟别人交流的、你是如何评价自己的等等。

所以,我饰演的这个人身上融合了我所有老师的特点,我听说过的某老师的特点也在这个角色身上有所体现。这座城市里有一个老师很出名,但他出名是因为他会要求自己学表演的学生来买自己的画,他的画都把学生们榨干了。所以,剧中我对巴里说,“你用现金及时支付,明天就可以来报道,我收你了。”这个桥段灵感就来源于此。

能谈谈你把一个女演员逼到崩溃,让她情绪更饱满的那场戏吗?

亨利·温克勒:你知道吗,这种事每个人都遇到过。我觉得比尔估计也经历过或者听说过这种事。比尔和亚力克去过表演班一次,那里的老师完完全全就是这样做的。你总吹嘘这是为了艺术,但实际上你这样做可能只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很强大,又能让别人感到很糟糕。

我认为你不用这种虐人的方式也可以创造出艺术。我最好的体验是在波士顿的爱默生学院,以及我的导师盖瑞•马歇尔曾经执教过的,我也受邀去教授硕士课程的西北大学。我当时很紧张,因为我从来没教过课。我不知道孩子们到底需要学习哪些知识,也不知道自己讲的对不对。连我自己都搞不清状况可怎么办?然后我就想通了,你知道很多东西,那你就讲自己知道的内容,把你认为是真理的内容讲给他们。

我让孩子们对一场戏产生了全新的感受,但却从来没有过让他们感觉很糟糕的时候。我的确对一个姑娘说过,“要不然你就释放自己,要不然你就回家卖鞋去吧。你当下就有选择的机会,不能等到明天才决定。你要做这个职业吗?你要逼自己一把吗?如果不是的话,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因为我根本听不到你在说什么,我都离你这么近了。”

你遇到没什么天分的人会怎么做?还是说根本没有天分这回事?

亨利·温克勒:有的,天分是存在的。很多人都有天分,但真正能发挥天分的人却不多。很多有天赋的人认为准备积累的过程并不重要。但表演这个行业已经有5000年历史了,要成为专业演员,有很多值得学习的课程。我不想昙花一现,所以我上了大学又读了研究生,这样我才能储备一些知识。

你会发现,在不同阶段,你学到的知识会给你不同的启发。我从耶鲁大学戏剧学院毕业五年之后拍了一部电视电影,我当时在想,“哦,原来表演就是要放松,聆听就好。”当时我以为自己已经理解了表演。但是突然之间,我在演别的戏的时候又发现表演完全是另一个概念。

你第一次接到《巴里》的剧本时,是什么引起了你的注意让你想要参加这部剧的试镜?

亨利·温克勒:过去,不长时间以前,电视台会收到3000多个策划案,单单一个试播季中创作出的剧本就能有300个左右,而每个电视台都会做10到30部喜剧和其他剧。你会读到很多剧本,然后你的心就越来越沉,因为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我的角色通常都没多少台词,也没多少戏份了。

这个剧本读起来像羊绒的感觉,而其他剧本都像混纺棉。它们都不透气,读过一遍就会让你感到大汗淋漓。我得到这个角色之后去参加了一次超级碗的派对,在那儿有人问我最近在干什么,我说我要出演这部剧了,他们都说,“你得到那个角色了?我还想给我的客户介绍呢,我自己也想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