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好莱坞做一部动画片,原来背后这么复杂!!

来源:影视工业网 作者:Steve Hullfish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1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欢乐好声音》,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这个片名错过这部电影。它不是国内的综艺大电影,而是和风靡全世界的《神偷奶爸》来自同一爸爸:环球公司和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启用了同样的幕后制作人员,什么导演啊、剪辑师啊,等等,都是来自《神偷奶爸》的团队。

《欢乐好声音》可以堪称是动物界的“达人秀”和“好声音”,片中会用到超过85首热门歌曲,并且配音阵容超级豪华,马修·麦康纳希、瑞茜·威瑟斯彭、塞思·麦克法兰、斯嘉丽·约翰逊……

大家应该知道,要制作一部动画电影需要很多年,比如说去年的《海洋奇缘》,从2011年开始,迪斯尼就已经开始工作了,直到2016年才制作完成。这部《欢乐好声音》也不简单,仅仅后期的剪辑工作就进行了三年。

过去我们知道,制作一部动画,大概是需要有想法,然后画出概念,然后开始制作故事版,然后再进一步制作出场景,然后再制作出动画成片。需要的流程以及时间很久,电影里的1分钟,可能制作团队就要忙上2周,或者更久。前几天想到这个,我也有了一个好奇点,那动画片是如何剪辑的呢?

许多很有经验的剪辑师也不知道怎样剪辑动画电影,很少能有剪辑师能在动画电影和真人电影这两种类型之间同时处事。所以就着《欢乐好声音》上映,我们也找到了这个机会,看看《欢乐好声音》是如何被剪辑的。

剪辑师格雷戈里·佩勒,做过《神偷奶爸》系列,《拯救小兔》,《魔法奇缘》,《天才小子吉米》,《102忠狗》,《泰山》,《美女与野兽》、《欢乐好声音》。

记者:你学过动画电影剪辑或真人电影剪辑吗?

佩勒:两个都有,我在80年代中毕业于电影学校纽约大学。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动画。对我来说,在纽约做助理剪辑其实挺难的,我刚开始做的很辛苦。但我一直很喜欢动画电影。虽然我不会画画,不懂动画,但我很喜欢动画经我的手变成电影。当时是一位动画导演MichaelSporn录用了我。

他有自己的小型动画工作室。他当时正在为儿童电视台作东西,比如《芝麻街》之类的;他还把儿童书改编成20~30分钟的短片。他做的动画能模仿童书插画作者的绘画风格。所以做出来就像有角色配音的流动绘本。他总是能配到合适的配音演员,于是我就从那做起。1990年,我去了洛杉矶,开始在迪斯尼工作。迪士尼的新片《小美人鱼》当时非常成功,他们马上要启动《美女和野兽》的拍摄,剪辑需要一个助理。我就去与剪辑面谈,接着就加入他们了。

所以我剪辑大制作的动画电影是从《美女和野兽》开始的,后来找剪辑真人电影的活就比较困难,因为大家都认为我是一个动画剪辑。我第一次接连制作两部动画电影,就是《神偷奶爸2》和《欢乐好声音》。完成《神偷奶爸2》是真的很艰难,当时我也不确定能接《欢乐好声音》。但后来我见了导演盖斯·詹宁斯(GarthJennings),他非常有想法,特别棒,虽然他从来没做过动画电影。

我认为做动画电影首要的事是耐心,因为整个制作过程太长了。《欢乐好声音》花了三年。《神偷奶爸2》因为是一个续集,所以只花了两年。我们有很多现成的东西。但是《欢乐好声音》尽管花时间更长,整个过程是我做过的最顺畅的之一,做起来很享受。

记者:讲讲动画剪辑的流程吧!

佩勒:一开始先是故事板,我得先定下来模仿每个镜头动作的故事板。因为故事板是由画故事板的人决定分割点,这是整个流程的第一步,以故事板的方式,把故事视觉化,让故事好理解,吸引人。还没有配音演员时,导演或者故事板画师或者编剧会提供临时的配音,方便剪辑。故事板还没出来的时候,把对话像广播剧一样剪,做的好像这些声音在一个房间里录的一样,当然事实上从来都不是一起录的。剪完声音之后你结合故事板让故事处理的顺畅。我保存这个初版后会联系导演和故事板画师,看需不需要额外的镜头或其他我没有的素材。

剪辑师通常只是根据感觉剪,但作为团队中的一员,我有义务向大家解释清楚。比如我会说“这个镜头可以再画长点儿”或者“我会用到这个特写,但不是现在要,所以这里角色表情需要调整下,在这里他不应该这么喜庆。他可以有一点嘲讽,或者其他根据场景的调整,等等。”就这样,每次一个场景,慢慢做,最后连幕成卷。然后我们内部审核。再修改也是基于成卷故事板。有时修改需要的是故事修改而不是视觉修改。有人跟我说,整个过程更像戏剧后期制作,大家得动手把东西做出来,摆上来实时试演,来看剧情需要怎么修改。

记者:动画剪辑听上去像是车间的工作?

佩勒:我的一部分职责就是要沿用我们已知有效的做法,因为其中有很多环节可以变,一旦改变会起连环反应造成很多损失。

记者:这个过程有很多反复的是吗?你做出这些内容,然后修改,一遍遍反复,希望尽善尽美,同时还得小心不要出现大失误。

佩勒:是这样的,而且大家需要知道现在有什么素材。Illumination /MacGuff的故事板画师都非常牛。我只要有点画稿、临时对话、临时音乐和一些声音效果,那个场景可以用,画师们就可以摸索着做完故事版,这样我也能确保片子一直在正确的轨道上。

做《欢乐好声音》比较幸运的是,导演盖斯在来到巴黎做故事板之前已经打磨剧本两年了。再加上他拍真人电影累积出的敏感度,他的分镜剧本到我手上时已经足够完善。他前期的很多工作也已经为我打下了基础。因为这是一个群戏电影,所以我们需要反复检查这五六个人物。他写剧本时没有那种刻意的每个场景的开始、中间和结尾,所以避免了最后把戏都串起来后看着跟一段一段似的非常不连贯。所以我特别庆幸由他写剧本,他的乐感和节奏感造就了现在这个剧本,在此基础上我们的工作就容易多了。谁都不想要那些出场入场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