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猩球崛起3》特效揭秘,998人齐力造猩

来源:影视工业网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30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谷大: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喜欢这系列的电影,动作捕捉的技术还有动作捕捉的效果非常好,每一部都有不一样的地方,都有改进的地方,你们一直在推动着技术的改进,这部电影你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哪些在技术上是新的?

Anders Langlands:这部电影跟上部电影相比,我们的创新,刚才讲到光影处理的工具,能够让我们的光影效果更加的逼真。对于我们在后期做图形逼真度处理的时候,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帮助。当然了,我们的挑战一直都是一样的,怎么把人的表演变为非常好的模拟,能够在不同的程度上来进行呈现。每一次通过表演者的严肃和认真,也让我们有动力在后期对得起他们的表演,当然技术也帮到了一些,但是不是魔法的按钮,按一下就可以把人的表演变成电影的效果,需要做后期很多转译的工作。比如说安迪的动作更加紧张,我们需要让表演者重新调整一下状态。我们从安迪这块看到了,他的表演是非常逼真的,不仅是安迪,其他演员也是一样的效果,我们把他们带到这个场景拍摄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让他们把猩猩的表演给非常好的表演出来。

杨庆:你们做后期的时候,导演参与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导演在后期当中跟你们的Weta,跟你们在一起工作了多长时间?

Anders Langlands:是的,当然每一个项目不一样,这部电影的导演,我们每天都和他进行交流,他一般周六才能来,因为新西兰和洛杉矶是有时差的,有的时候就是几个小时的交流。猿猴是这部电影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做的一切都比平常的电影更受到导演的关注。这个导演非常了不起,因为他非常了解这个过程,他在《黎明之战》就了解了,他非常努力的了解和学习动作捕捉,这个角色到底是怎么样产生的,他也愿意倾听我们的想法,也愿意和我们进行合作。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能力,当出现了一些感觉,看起来不是很真实的时候,比如我们数码的成效,有些东西想要改变,他都能看出来,每天和他交流都非常棒。虽然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但是就是因为他的这种参与的程度,给我们的指引,才使我们创造出我认为最好的一部作品。

陈揪帆:在电影后期制作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技术团队跟创意团队之间需求与解决之间不匹配的情况?如果有的话,最后是如何解决的?比如安迪·瑟金斯觉得某一个表演、技术没有完全呈现出来,这个时候你们怎么样去解决?谢谢。

Anders Langlands:就是回去重新弄,一般的情况下,他说的都是对的。这是导演非常关注的一个方面,在整个过程中都会非常关注。导演的背景做过编剧,他总是非常关注故事,关注角色,关注表演,在这个电影当中也展现了这一点,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自己也非常关注,因为我们知道这些也是导演关注的重点。如果我们没有完全的展现出安迪的表演,就要重新再做一遍,一直重新做,直到达到那个效果。凯撒最后斗争的是自己内心的恶魔,而不是外面的敌人,面部表情展现的紧张情绪,每一帧都需要花很长时间,最终我们做到了,这个表演看起来非常棒。

陈揪帆:我看用了非常多的工具,来提升效率,这些工具在做这个片子之前已经准备好了,事前的去开发这些工具,还是说在做的过程中,发现需要工具来进行提升?

Anders Langlands:我们总会不断的开发新的工具,这样可以提高效率,改善真实感,比以前做得更好。这部电影一开始我也讲到过,我们创作的过程,动作捕捉,还有动画,最终调整的过程,其实和《黎明之战》是差不多的,因为之前有了这些基础,我们不用花6个月的时间想怎么做,我们在上一部电影基础上去做,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就可以更好的去关注表演的细节,还有角色的细节,所以可以花时间去关注角色的表情,角色的表演这些方面,并不是说每一个作品都可以做到,因为有时间的安排,这部电影的好处就是这一点,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得更好,是因为之前有了一定的基础。

媒体A:我知道您有一个非常大的团队,有科学家、艺术家,你是怎么样让这些团队很好的合作?我也想知道基础设施方面的一些技术。

Anders Langlands:你问了两个问题,我们有很多的艺术家,动画师,灯光,模型的工作人员等等,还有研发团队,研发团队挺大的,有些人非常非常聪明,他们数学方面特别的棒。我们让他们合作的办法,首先就是我们的高级主管,他是非常好的电影人,他本身也是非常有才华的,他是公司发展方向、开发方向的幕后人,让我们可以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前进。

像云计算,我们有非常好的渲染工作室,我也不能讲太多的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是很厉害的。云服务对于我们来讲,还是很困难的,新西兰有延迟的效果,我们在这方面的使用是比较有限的,如果是北美、欧洲,可能用得多一点,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是我们关注的。

媒体B:现在中国也有了动作捕捉的电影,很多人在讨论是不是随着特效的发展,以后真人演员的需求就越来越少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谢谢。

Anders Langlands:肯定不可能,总会有真人演员的需求,之前也有人问我,对我来讲,电影就是艺术家和好的剧本结合在一起,看看最后的成效是怎样的。我们关注的,不管是动作捕捉还是表情捕捉,我们都是以人的表演为基础,人的表演才能创造电影的奇幻,也是大家会看的电影的原因。

媒体C:整个电影一共有多少特效镜头?在整个电影中的占比是多少?有多少工作人员参与到了特效工作中?

Anders Langlands:大概有1440个特效镜头,占到95%。比较好的一点的是我们用了Alexa 65拍摄,就是因为这个镜头比较大,所以效果非常好,角色的表述非常的亲密,拍摄出来的镜头非常好。我们也要保证工作能够达到技术的要求,我们的人员不到一千人,高峰的时候有400多人同时做一个项目。

媒体D:包括凯撒在内的这些猩猩角色,其实是一个动画角色,可以这样理解吗?

Anders Langlands:这是比较有意思的问题,我们在表演的转译的过程中花了很多精力,可是最早又是这些模型,这都是演员做的,所以才讲是表演的捕捉,动作的捕捉。我们需要有一个新的术语来描述,如果讲动画角色,不是非常贴切,并没有把过程很好的刻画出来。

媒体E:我们发现在电影里头有非常多种的猩猩,它们的体积,它们的外形都不太一样,能不能讲一下猩猩的数码模型,就是这部片子来讲,做了多少套?

Anders Langlands: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有办法记得这个数字,大概有六个左右,有三个大猩猩,还有三个中型的,还有一些小的猩猩。比较有意思的是,即使只有六套模型,改了毛发的颜色,改了外形,做了微调,还是有不同的效果。我们之前讲到凯撒在沟里走的时候,视察那些伤员,大概有两百多只猩猩,但是我们只有六个模型来选用。去做一些调试,比如做一些扭曲,改变它们的毛发形态,这是可以得到很多不同猩猩外观的。

上一页 1 ...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