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专注于讲故事的“剪刀手”—《水形物语》剪辑师专访

来源:影视工业网 作者:飞行的塔迪斯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30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随着《水形物语》在中国的上映,观众对它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不过,不管观众对剧情的评价如何,这部电影的美丽画面和优美配乐仍然深受观众喜爱。上周四我们电话连线了《水形物语》的剪辑师西德尼·沃林斯基(Sidney Wolinsky),对他进行了采访,谈论了有关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

你怎么加入到这个电影中来的?你在什么阶段加入了这部电影?做之前看过剧本吗?

因为以前和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合作过,几年前拍过一部叫做《血族》(Strain)的电视剧的试播集,他创作了这部剧,导演了这部剧的第一集,那时候我和他合作,就和他认识了。那时候我还在做《血族》的剪辑,有一天吉尔莫的制作人给我的经纪人打电话,讲了《水形物语》的事情,我说好,我有兴趣做这个,在这之后他们给我发了剧本。 

从剪辑的角度讲,你更看重哪个方面——节奏、情绪还是角色? 

为电影做剪辑工作,所有这些部分都有所涉及,你得确保人物角色做的事情保持连贯性,让感情戏能够有效地表达感情,推动故事不断发展,让观众可以一起与剧情前行。剪辑是讲故事的一部分,所有的这些工作都与讲故事有关。我曾与吉尔莫一起制作电视剧,和他有过密切合作,我的工作就是把所有碎片化的东西拼接在一起,让它们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 

作为剪辑师来说,如何处理这两个看似对立的元素——两个人物之间童话般的爱情故事和冷战背景下的残酷现实? 

其实这两者并非对立。在现实中,这是美国和苏联之间关于那个怪物的斗争,而在这之中,需要有一个拯救者介入。萨莉(霍金斯,Sally Howlins,饰演哑女)代表了人性,那个土耳其人(萨莉的画家室友)代表了退缩。萨莉对这一切都非常认真,她对怪物很认真,她觉得他很重要,是需要被拯救的人。所以她求她室友一起去救他的时候,她室友说“他连人都不是”,她说“如果我们不救他,那我们还是人吗?”这也是这部电影中很重要的一句台词。所以这是个“公主”救了“王子”的故事。

你和导演如何沟通?他的工作习惯是怎样的?

吉尔莫每天都会做剪辑工作,与剪辑师一起,无论在哪里拍戏,他都要剪电影,这是他的工作习惯。所以吉尔莫每天都会与我一起工作。于是一点一点地,我们就把这部电影剪成了他想要的样子。

电影最后剪辑成的样子与剧本最初的样子差距大吗?

并没有太大差别。电影最初时长大约两个半小时,最后版本是大约两个小时。其实剪掉的部分只是一些场景内部的东西,比如去掉一些台词,加快一些节奏,剪掉一些开场和结尾的场景等。还有坏人担心人们帮助怪物逃走的一些内容,我们觉得有点拖慢节奏了,所以就剪掉了。不过总的来说,并没有特别重大的修改。

剪辑在某种程度上会对演员的表演产生影响,你是如何在不同的拍摄素材中做出选择?可以给出一些例子吗?

那并不算困难,因为我们的演员都很优秀,他们的表演都很出色,我选择起来蛮容易的,因为演员们都演得非常好。当演员的表演够出色,剪辑的工作就很简单,你所要做的就是不要毁掉那些优质的表演,能够让它们好好地保留下来就可以了。剪辑的选择取决于你想表现哪个角色,这个人说话、听话的时机是很重要的,你想要什么大小的镜头,是一个展现两人对话的宽镜头,还是表现单个人物的镜头。剪辑的选择是需要非常谨慎的,对我来说很赞的事情就是演员的表演都非常好,我从来也不需要通过剪辑来营造气氛,因为气氛已经通过表演呈现在屏幕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