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和强迫症导演拍《犬之岛》是什么感觉?

来源:影视工业网 编辑:Lucy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2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最早认识Enid(韩倩当时的网名)是在10年前,那时我正在考虑出国学电影的事,素未谋面的她非常慷慨地给了我许多在英国的第一手信息。事实上当时在社交网络上主动找她咨询留学事宜的愣头青着实不少,因为她可以算是最早的一批在伦敦学艺术的中国学生。

那个时候伦敦艺术院校里的中国人还凤毛麟角,Enid就读的圣马丁里面还都是Jarvis Cocker和希腊左派财长Yanis Varoufakis的妻子这拨人。(如果你了解Pulp乐队的Common People这首歌的典故,应该知道我在说些什么)Enid对向她咨询的小朋友总是非常友好地提供尽可能有用的信息,虽然这占用了她很多时间。

《犬之岛》剧照

后来我到了英国,班上一个同学在电影院兼职做院线经理,带着我提前好几天看了还没有正式上映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当我沾沾自喜到处炫耀时,Enid轻描淡写地跟我说她参与了《狐狸爸爸》的制作。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她的具体职业,也知道了从一个半吊子影迷到真正成为影视从业者还有多少路要走。我满眼星星地问她韦斯·安德森真人什么样。她说:“跟他握手时感觉他的手很软。”这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

时间到了现在(嗯,就像《犬之岛》的叙事方法),《犬之岛》成为了韦斯·安德森第一部在大陆公映的电影。虽然早就知道Enid再次参与了这个项目,但是在电影院看到她的名字出现在片尾演职员名单,还是特别地激动。(本来看完这部精彩的视听盛宴已经够让我激动的了)我马上找到她跟她聊了聊,所以有了下面这个访谈。哦对,正式开始前再说一句,请不要再去网上找她咨询留学了,毕竟人家毕业很多年了现在学校什么情况也不清楚,而且资讯时代,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韩倩

问:这是你第二次参与韦斯·安德森的电影了。因为两部片都是定格动画,而且上一部片的效果也挺好的,所以这次好像各个部门还都是启用了同样的团队。你所在的后期团队是不是也都是上次的同事?

韩倩:嗯,差不多是同一拨人。影视行业一般来说都是找合作过的团队,或者同行的推荐。所以作为个人也要注意,有时有的项目宁可不接,名声也不能做烂。

问:我看这次视觉特效总监是Tim Ledbury。他算是负责整个后期的老大了吧?这次也是他拉你入伙的?

韩倩:对,这其实是我第三次跟Tim Ledbury合作,最早我们是MPC同事(注:Moving Picture Company 著名特效公司),所以他对我也有所了解,《狐狸爸爸》是他第一次作为整个电影的视觉特效总监。然后他又制作了蒂姆·波顿的科学怪狗,也基本上是原班人马, 我也参与了合成,最后就是这部。当然这么多年我们经验都有积累有提高,所以他现在是高级视觉特效总监,我从合成师变成了高级合成师。他是一个性格非常英国的人,所以我觉得跟他合作还蛮和谐的。

《犬之岛》工作照

问:你是什么时候加入《犬之岛》这个项目的?一共做了多久?

韩倩:我是2017年1月加入的。在这之前他们前期部门工作已经做了一年多了。Tim作为特效总监,前期也一直在跟这个项目。我这次一直做到了项目整体结束。所有合成最后版本差不多是2018年1月底结束的。然后送DI出片到柏林电影节。我们合成团队留守了几个(包括我在内)以备最后的修改。不过柏林反响超好,韦斯决定不修改了(大家还蛮意外的,笑)所以我们都是2月底正式结束。

问:这种定格动画电影的后期,是不是要比制作玩偶、掰动作拍摄动画这些前期环节稍微轻松一些?

韩倩:我觉得这也要看具体项目,因为韦斯的追求是那种非完美的手工感,很多场景也要尽可能的做实物出来,所以前期制作的比重会比较大。与之对比的是美国Laika出品的《魔弦传说》,他们追求的是非常流畅slick的感觉,片里CG跟后期比重就大。当然前期拍摄也需要很多方面在后期修,所以有利有弊。

《犬之岛》剧照

问:我看幕后花絮里面说前期制作难度超大。比如Tracy那个人物脸上的雀斑精确到了297个,还要做到所有备用玩偶脸上雀斑的位置都一样。还有寿司那场戏,动画部门就整整用了8个月的时间去制作,可见制作的复杂程度。

韩倩:提到Tracy脸上的雀斑,其实我们后期也有功劳。因为就算玩偶制作得再精良,因为它们本身比较小,经过数倍放大之后放到大银幕上,还是能够看出破绽。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后期上去精修。本来所有的玩偶都是需要对嘴型的(lip-sync),每个玩偶有不同形状的嘴嵌套在脸上,必然会有一圈缝隙,这个就是需要后期去修的。Tracy因为有雀斑,所以更加的麻烦。

问:那岂不是每一帧都要修嘴上的缝隙了,听起来是很大的工作量……

韩倩:我们团队有个西班牙同事,我们发现他心特别细又有耐心,所以像嘴型和雀斑这些工作都交给他来做了,哈哈。

问:有点心疼他……

韩倩: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Tracy吹泡泡糖的镜头也是他做的,相当棒!

《犬之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