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汪大勇 | 与《动物世界》摄影指导的幕后访谈

来源:新片场 作者:大峰传媒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5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每天开拍前的准备工作

提到汪老师的个人工作习惯,汪老师一般每天早上都会提前开始工作,花点时间与现场调色师对素材、调色。

“以前还是在拍胶片的时代,摄影师都会早起到洗印厂去看冲片,确定前一天的拍摄是否存在一些问题,焦的问题,还是说曝光的问题,各方面的问题,这基本算是一个摄影师每天应该做的功课。现在都拍数码了,这个习惯很多人慢慢也就丢掉了。”

“但是我还是习惯早上找现场调色师来跟我一起看拍摄的画面,一是看光的问题,颜色对不对,风格对不对,二是技术上的问题,焦点的问题,拍摄画面和前面拍摄的是否能够合得起来。如果有问题,马上就会进行调整。这个过程其实蛮累的,但是确实对你的工作帮助蛮大的。这个其实算是传统的方法了,每天去冲片场检查自己的工作,去检查调试,是一个很标准的动作。”

拆解拆解拆解 

对于如何保持摄影的进步,大勇老师建议我们通过拆解我们喜欢的片子来学习,通过拆解导演提到的参考片来工作。

“你喜欢哪部电影就去拆解,你就能知道它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七宗罪》一千六百多个的镜头,这部电影我差不多看了不下四五百遍吧。《银翼杀手2049》我看了也有二三十遍了,拆解这部电影的时候,可能你觉得沙漠里的那场戏特别牛逼,结果不知不觉地又把整部电影都给看了。”

《七宗罪》镜头拆解

《银翼杀手2049》镜头拆解

每有新片要筹拍,大勇老师都会和导演找来相关的片子来学习,通过拉片做好相关的功课,明确哪些片子的风格是适合接下来要拍摄的这部片子的。拉一部片基本就四天到五天,有些片子镜头特别多可能就要六天到七天。拆解完一部片子你就会知道导演他到底喜欢什么,当然有些电影导演喜欢的可能和摄影没关系,比如表演,但是聊完以后你至少知道哪些东西导演是可以接受的,你知道导演的出发点是什么。如果这个出发点你理解的不对,那你后面的工作连门儿都没有。

“比如你在和导演沟通的时候,他会喜欢什么片子,你跟着导演拉一遍这个片子,看导演的反应,他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片子,是它的密度,还是镜头数量还是什么的,如果发现导演非常喜欢它的摄影结构,那就把整部片子拆解了,知道他有多少个镜头,研究它。”

“然后导演会问你——全世界摄影师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镜头够不够?这对于镜头设计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问题。没有出成片之前谁都不好给出这个答案,但是你作为摄影师就要给出这个答案。那这个答案怎么来?——拆解。你可能需要拆解至少十部片子——才能给出这个答案。拆解的过程非常累,如果你找别人帮我拆,没有用。你得自己看,自己感受,知道它镜头为什么这么剪切,然后倒回去想它的镜头是怎么设计的。”

“有些片子是完全讲究设计的,由设计的大感觉去影响最后的观感;而有些片子是不讲设计,只要达成问题就可以。所以这些片的效果就不一样,结果不一样。很好玩的一点就是你在每一次的拍摄过程中和导演的沟通方式都不一样,完成导演的要求也不一样,所以在每个拍片过程中你都会去发现新的东西,找新的方法,这个过程真的是蛮有意思的。” 

拍电影的魔力就像是说书 

众所周知剧组里摄制组拍摄压力很大,很辛苦很累,问到大勇老师是否会对摄影产生有过疲倦的想法时,老师做了个比喻,“电影本身就非常有魔力,人从来都喜欢听故事、讲故事,我们现在做电影就和说书一样。导演就是说书的人,我们就是在旁边敲锣打鼓的。你说我喜不喜欢敲打吗?敲打我听不了,但是配上说书人讲的内容就很精彩了呀。你说摄影无不无聊?如果你单纯拍一些花花草草,这个东西可能就没什么好玩的;但是你现在配合导演讲的故事,你把所有设计的东西配合结合起来,然后你就会发现‘哎!这个东西好玩,有意思!'”

汪大勇老师工作照

找到能满腔热血去博的热爱

谈到最好的工作状态,大勇老师说找到一件事并愿意为它奋斗终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提到为什么会接触到电影摄影的时候,大勇老师说从小就喜欢电影,经常可以熬夜一两个晚上不睡觉就是为了看电影,这种对电影痴迷的状态从小一直延续至今。大学毕业之后,大勇老师专门找了一份可以每天看电影的工作,每天睡不到六个小时也要看电影。可以说正式因为这种对待电影的痴狂,让大勇老师明确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毁灭之路》剧照

对于热爱,大勇老师举例曾三次拿的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摄影师康拉德·霍尔(Conrad L. Hall)。他在拍《毁灭之路》的时候年纪很大了,制作公司都让他儿子空出全程的时间出来,以防他有任何健康问题出现,然后他儿子便可以直接进来接替,一共做了好几层的保障措施,拍完这部戏四个月之后,康拉德·霍尔便安静离世了,随后奥斯卡颁给了他“最佳摄影”——“这是多美的一件事,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
这种热爱,是大勇老师一直保持的,是一种能够用满腔热血去博的热爱!
在给晚辈建议时,大勇老师也说喜欢电影就多去尝试,尽早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果志在摄影那就多拍东西,比如可以从器材公司做起。如果能尽快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并且愿意为之拼搏一生就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汪大勇简介:1997年进入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AFI) 攻读摄影硕士学位(MFA-MasterofFineArt)。毕业后即投入美国洛杉矶电影工业的拍摄行列,从灯光助理开始,晋级到灯光师,最后成为摄影指导,并成为美国电影摄影工会会员(IATSE Local 600)。摄影代表作品:邓超导演《恶棍天使》苏有朋导演《嫌疑人X的献身》。最新摄影指导作品《动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