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每个人都是一种动物!揭秘《我不是药神》美术幕后!

来源:工业网圈子, 影视工业网 编辑:Lucy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比如在刘思慧家,我们加入了很多儿童在墙上用铅笔的涂鸦,在我的想象中,刘思慧的女儿因生病在家,妈妈拼命挣钱,无人照料女儿,所以女儿孤独的时候,就跪在沙发在墙上乱涂乱画。这些细节虽然没有具体呈现在镜头画面中,但是由这些细节构建出来的世界,是能够让演员信服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很反对搭景只搭三面,穿衣只穿镜头能拍到部分的拍法。

神油店细节

另外对于个人偏好而言,我希望能做到尽力隐藏。美术造型呈现出来的视觉元素要以人物性格和故事发展为基础,符合的留下,不符合的即使再“美”也要拿掉。所以说,电影美术的目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美”,而是整体电影故事创作和人物塑造的一部份。

由于《我不是药神》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这就要求美术和造型在创作过程中刻意的把自己隐藏起来。也就是说最终呈现出来的样子尽可能让观众没有察觉,但是每一个设计又得经得起严格揣摩和反复推敲。所以,有时候观众们看完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觉得没有看到美术造型的存在,似乎都与现实生活一模一样。但是仔细观察才会发现,比真实更真实,优秀的美术能够在真实的基础上提炼出自己独特的视觉语言。

关于造型

关于人物造型设计我和导演聊过一次,我希望通过人物性格的“拟动物化”,去更准确的把人物性格外化。这是我的老师,也是著名美术指导韩忠老师很多年前教我的一个方法。比如把一个阴险狡诈的人拟作狐狸,如果造型设计往狐狸的感觉靠拢,那这个人物一出现就隐约有种阴险狡诈的暗示,大概是这个道理。

于是导演和我前期做了一些功课,导演提出把程勇拟为断牙的野猪,彭浩是愤怒的猴子,吕受益是卑微的浣熊,赵立忠是精明的杜宾犬,最后电影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很接近。

我的准则是,如果这个人物的造型在剪影状态时就能让观众感受到他的性格,那么这个设计才有可能成功。这就要做到造型的大轮廓要有性格。比如程勇刚出场时不修边幅邋遢的烫头,刘思慧细细的紧身蟒皮裤,彭浩的爆炸黄毛,吕受益稀疏的头发,等等这些都是人物标志性东西,很容易在大轮廓上体现出人物性格以及所处的境遇。

非常感谢我们的所有演员,他们都不计形象豁的出去。我记得给王传君老师试妆时,最初讲的是将头发打薄,但是打薄几轮后,病态效果不是很明显,于是我们将王传君老师的头发进行了掏空处理,剪成了斑秃状。最终呈现出来的稀疏效果确实很棒,也非常感谢大家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