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每个人都是一种动物!揭秘《我不是药神》美术幕后!

来源:工业网圈子, 影视工业网 编辑:Lucy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关于色彩

在这方面与摄影指导王博学老师沟通配合比较多一些,博学老师在最初时筹备时与我讨论出了一套四幕的色彩分配法则。四幕分别为黄、橙、蓝、白。色彩根据剧情走向浓烈,然后又骤然转冷走向清淡。这条法则在后面美术实施工作中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比如程勇神油店,在最初两幕的红色大霓虹灯映透了整个室内。到了故事后期阶段,关掉了霓虹灯,只开柜台桌面里的冷色荧光灯。又比如吕受益开场时的内衬橙色横纹毛衣,散伙时换成了青蓝色毛衣。

程勇神油店概念设计图

但是同时,因为现实主义的场景服装不宜用力过猛,否则会让观众有抽离剧情脱离现实的感受,所以很多地方还是要依赖摄影指导巧妙的灯光设计。比如在警察局,曹斌砸程勇那场戏,如果按照以上色彩准则划分,这场戏应该是浓烈的暖色。但警察局真实中的色彩是冷色调,如果在置景和道具上加太多暖色,会破坏警察局严肃的气氛。所以摄影指导安排了一辆开着警灯的警车在窗外,警灯忽闪忽闪的红蓝光映进窗户,即符合真实,又搭上了我们之前定下的色彩准则,很巧妙。

关于年代感的塑造

《我不是药神》故事发生在2002-2003年,距今15年,所以有不大不小的年代跨度。这种跨度做起来很尴尬,做少了看不出来,做过了让人变成了八九十年代。在造型上,我们给刘思慧加进了挂在脖子上的塑料水晶手机链,给吕受益戴上了用胶带绑住腿的板材眼镜。在道具方面,例如钱,当时处于第四套和第五套人民币混用的时期,细心的观众能发现,程勇点钱是红蓝相间的。当然,道具量相当繁杂,难免有小的穿帮,只能尽力保持相对准确的年代感。

人物造型展示

关于场景实施过程

因为导演将《我不是药神》定位为现实主义商业电影,所以《我不是药神》的工作拍摄方式也是偏向于工业化的方向。几乎所有的内景都是搭建或者实景大规模改造,因为这样才能保障摄影指导有足够多的机位和灯位。

我们运气非常好,在南京找到了一处即将拆建的废弃大学校区,里面有各种大小的空间可供我们改造,于是《我不是药神》中的印度船舱内景,警察局,刑警大队,张长林演讲的会堂,法庭,刘思慧家,吕受益家,停尸间等等很多内景都放到了这个校区里面搭建。这种在实景大规模改造的方式比起摄影棚纯搭建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导演和摄影指导的调度有了更大的空间,很多进门出门关系不用受到摄影棚尺寸的影响,窗外也不用后期特效来扣绿,最大限度的保留了真实感。这样拍摄其实也有缺点,就是依靠天光吃饭,不如摄影棚那么自由。

在烂尾楼中改造的健康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