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一出好戏》剪辑手记

来源:影视工业网 编辑:Lucy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9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布列松说:电影在脑中想的时候是活的,死于剧本的纸上作业。在拍摄当下复活了,然后死于胶片,而在剪接里再次复活。

剪辑是影片的三度创作,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剪辑”往往只有一瞬间,但是在剪辑室,“剪辑”要经过不断测试、巧妙处理、反复观察。剪辑的重点不在于技巧,也不在于剪辑观念,而是说故事的能力。素材在你手中,能否被重新解构?如何掌握这种能力,是故事讲述者一直追求的。

《一出好戏》,是屠亦然和朱利赟两位剪辑师第四次一起合作剪辑的电影作品。之前他们一起合作剪辑过《港囧》、《绣春刀1、2》,都收获了不错的成绩。在国内,一部电影两位剪辑师合剪的例子并不多见。虽然是一起合作剪辑,但是这部电影的剪辑创作并不轻松。

《一出好戏》定位是一部商业电影,但是在剪辑阶段的再次创作上,剪辑和导演依然尝试了很多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包括:大量删减人物线、后期素材补拍、改变演员台词再配音,以及特别设计特效镜头……这种操作模式,在商业电影中极少见到。正如文前所提到,电影在脑中想的时候是活的,却死于剧本的纸上作业。在拍摄当下复活了,然后死于胶片,而在剪接里再次复活。而剪辑也被称为再次创作,所以,影视工业网也是和两位剪辑师聊了许久,希望能够整理出剪辑再次创作时所发挥的作用,以及《一出好戏》的剪辑探索过程。

这是黄渤的电影,所以多了一点善意

最初,黄渤导演并不想以马进为主线去讲述故事,更多是想讲述这群人,尤其是三个时代“王”的形成,以及“王”和其他人的关系。所以,在起始阶段,电影被设想做成三个段落的故事。但电影需要时间、人物的串联,不然观众分不清是谁的故事。所以,对于两位剪辑师来说,《一出好戏》需要类型化处理,让故事有一个清晰的主线,明确人物的命运。

而从人物命运层面来看,在马进的时代发现了大船,所以故事的主线只能选择马进。在视点上,整个故事以马进为人物主线时,其他所有的人物曲线也是清晰可见的。所以需要前期把马进的心理曲线做到足够粗壮,才能发展后面的故事情节曲线。“其实剧组也大量拍摄了另外两个阶段主人公的戏,但是我们舍弃了这一部分,就是想把主线和视点联系得更紧一些。大概4个月的时间,我们一直在处理这件事。”剪辑师朱利赟告诉我们。

“其实从黄渤导演给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不是一出喜剧。当我开始剪辑的时候,就大量削弱了电影中的喜剧元素,”,当问到,《一出好戏》为什么没有喜剧风格的时候剪辑师屠亦然回答说,“喜剧是这部电影最表面的部分,这个故事其实是一个魔幻或者荒诞的题材,它没有明确的喜剧性质,所以就决定了不让故事往喜剧风格上呈现。而且,黄渤导演没有想把《一出好戏》做到那么残酷,他的电影里,会多一点善意、乐观,这是他的属性。特别是从岛屿回到正常生活以后部分的段落,这是导演黄渤一直坚持留住的片段,他想让观众看到这些人还活得挺好,让观众从电影院出来之后还是高高兴兴。他不希望观众走出来,会觉得疼。”

剪辑师屠亦然说出了导演对于电影的最终诉求。而这个诉求,也是电影后期剪辑需要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小王(王宝强饰演)是一个‘暴君’的形象,但是导演在处理上规避了很多残忍的表现。要想体现他的属性,只能通过咆哮。”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剪辑被限制的地方。当然,对于剪辑的限制,不仅仅只有这些。

剪辑师屠亦然

剪掉的素材也足够一部电影的量

《一出好戏》在剪辑上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工作量太大。电影里涵盖了导演的很多态度和表达,以及,在制作层面,拍摄素材量也非常巨大。所以如何在大体量的素材里展示出导演的态度和表达,这是剪辑工作必须要做到的任务。

面对巨大的素材量,有几种方式处理:第一,剪紧。这种方式解决不了大问题。第二,改变叙事方式。《一出好戏》里很多戏份使用了蒙太奇的方式去碎片化。比如电影中表现彩票90天的处理方法。第三,就是删。删线索、删副线、删人物。当然,删,不是剪辑最终的目的,如何做删减取决最后的性价比高不高。剪辑师朱利赟说:“只有这个动作做完之后,电影要比之前的更具有电影感才可以。所以,所谓删线索,目的还是为了突出主线,把主线拎出来、拎清楚,然后往上加枝、加叶。”

“我们在墙上画了两条时间轴。第一条时间轴是原剧本的时间轴,另一条是我们剪出第一稿的时间轴,好让我们对比查看故事的变化。这个时间轴包含了剧本里的时间、人物变化,还有剪辑之后的时差、时间点等等。详细的三个时代,以及马进具体在哪个位置的具体情感变化,做了很细化的两条时间轴来做比较,然后我们通过这个时间轴去考虑,怎么去压缩和调整时间感。”当问到有什么具体处理方法的时候,屠亦然老师告诉我们。从剪辑的角度来说,一部电影其实有两条线。第一条是情感曲线,第二条是节奏曲线。情感线和节奏线一样重要,它们契合后达到的效果是几何倍数。所以剪辑都在拼命地找这个感觉,为了让每一场戏都达到这个高度契合的效果。

而素材也是影响剪辑的一个重要因素,“包括电影的影像风格,有像摄影指导曾剑带来的肩扛式的感觉,也有通过演员或摄影机运动完成调度的表现方式,还有舞台感比较强的表达。针对这些不同的画面风格,我们在剪辑和处理上,也都做了诸多不同的尝试,使其能够在一个表现体系当中完成,这花了我们很多时间。”

剪辑师朱利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