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一出好戏》剪辑手记

来源:影视工业网 编辑:Lucy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9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故事节奏和表演节奏的处理

关于如何上岛,剪辑阶段实验了各种版本。 “首先解决的是上岛问题,原来的素材情况是15分钟,这太慢了。我们就想办法把前面进行了综合的调整,实际上,在后来,还补拍了一场戏。我们也拿掉了孙红雷和徐峥的戏。”孙红雷的戏在成片最终被彻底剪掉了,而徐峥客串的戏,就是最后电影结尾的彩蛋。《一出好戏》最终在两个剪辑版本上纠结。一个是电影开始,大家从岛上醒来,然后通过闪回的方式解释大家如何到了岛上;另一个就是大家看到的版本,解释清楚是如何一步一步上岛的。为了完成这个上岛的部分,剧组特别补拍了马进和小兴在电影开场修车的戏,用这场戏来交代马进的心态和身份。

“处理这部电影的节奏是件很妙的事,它真的是长出来的。我们所有人每天都在压榨自己,然后一点一点长成现在的样子。节奏上更多的是跟着人物和心理走。比如刚上岛时,大家都是懵的状态,节奏上我们会特别地控制,让观众也能感受到这种懵的感觉。等小王回来以后,节奏就加快了。这里会比较跳和碎,去体现他们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活下去的感觉。”上岛大家很懵的戏,实际上是把原来的同一场戏给拆分成了两半,加了在山洞里的情节。变成了上岛之后,在山洞里呆了几天,才外出,剪辑师用这种方式调节了节奏。

“其实关键是除了减轻马进这条主线之外的负担,还要能有效的保留,将其变成一个社会背景存在。对于剪辑来说,这是比较难的处理。”所以,剪辑部分把马进想回家的主观意愿加强——马进的愿望是兑换彩票,拿到6000万,他不想失去这样的机会,而其他人已经开始接受现实,要重新建立自己的世界,所以彩票成了马进这个任务主线的动机,是大节奏。

三个段落故事中,第一个段落在时间和观感上是最长的,这个长并不是因为拖沓,而是这个段落本身承载着一个“先破后立” (破除原有的人物关系,建立新的人物关系)的功能。这个阶段首先要把他们固有的阶级、地位破掉,然后重新建立起社会次序。这种“先破后立”,导致小王一个人要占两个阶段,而张总和马进都是一个人,都是一个阶段,所以在信息量和观感上给人较长的感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第一个办法是剪短,这个段落剪掉了小王的诸多故事情节,也是三个段落删掉情节最多的一节。

其次,把小王的“破与立”与马进急切寻找回到现实世界的情节平行起来。使得这个段落的“破”被剪短了,而“立”又和其他情节平行推进,从而让节奏提升。“马进想走——小王和他作对——马进出海失败——最后起义去了大船,就变成了很自然的过渡。”包括张总建立了新的社会体系和经济制度,马进发现这件事和回去没有关系。在发现这个的过程中,马进一直想着回去,这个是马进故事主线和整个故事的 “一口气”,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想回去的意念中变成一个有效的背景。“这是电影本身赋予的含义,我们只要是将其有效地呈现出来。”

导演黄渤

“黄渤导演是演员出身,他对表演要求比较高。在后期调整的时候,因为电影时长有限,所以我们把戏解构了。但是,每个人物的多层面表演过程以及心理过程是非常完整的,剪的时候只需要剪一个部分或者一个点,也就是‘决定性瞬间’。演员们的表演建立了完整的内心依据和逻辑过程,演员给到的越细,我们最后留的瞬间就越精准,这是《一出好戏》比较有优势的地方。”这样,剪辑时就可以从素材里挑不同‘决定性瞬间’去解决节奏问题,可能会打破演员原有的节奏,所以剪辑时,需要解构完之后,再把表演结果再顺下来。如果不顺,需要想办法,比如加台词,通过这样把原有的气息保留下来。除此之外,在面对不同演员的节奏上,剪辑师们也下了很大功夫。“如果以王宝强为起点,以舒淇为终点的话,他们的正极负极反差是巨大的。在需要避免这个反差的时候,会在在他们之间加上别人的戏,去降低这个反差感。”

主要人物性格特点的阐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