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视 > 影视幕后 > 影视制作

《一出好戏》剪辑手记

来源:影视工业网 编辑:Lucy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9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马进,想做一个成功的人,他定义的成功就是有钱。但他并不想通过做恶达到有钱,更多是通过投机取巧,比如买彩票。在本质上,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当马进拥有了权利之后,也没有导致他变坏。在有机会自己出逃把所有人甩在岛上的时候,他的善良拽住了他。马进这个人物的动机前半部分是彩票,后面是爱情。

小兴在最后会黑化,所以在前段一直在铺垫被灌输成功和钱的观念。这些观念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物,然后在中段开始发挥作用。他作为一名技校高材生,能做很多东西,只是之前他自己没有发现这种能力。但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他终于认同自己的价值,所以他用“小王疯了”的主意,去保护自己的劳动成果。因为岛上所有有权的人物都是偏的,环境使然。当他的能力放大,就开始恶化,在这个阶段马进已经不能引导他。因为小兴还是个孩子,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能力,无法以一个成人的理性思维去思考,所以大家也并没有怪罪他。

姗姗比较难处理的问题是不在主线上,但她又是唯一一个具有情感代表性的人物。姗姗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她认为不干活没有果子吃是对的。但她也有自己脆弱的一面,不会冒险起义出走。所以姗姗努力地,试图把所有的事情进行平衡。她离过婚,她认为幸福不能靠男人带来的,需要自己去争取。而且,她认为这个世界需要执着真理,如果事情是对的,那就是对的,不能按派系去判定。而马进赋予姗姗的是重新建立起她对异性和爱情的信心,但因为马进知道岛上的一切都是假的,而姗姗又是这种对自我价值认同感很高的一个状态,使得马进在求婚过程中崩溃。

两位剪辑师的分工和合作方式

《绣春刀1、2》时,两位剪辑师是分开作业、独立合作的。但是到了《一出好戏》时,两位剪辑师必须坐在一起完成这部电影。因为工作量巨大,而时间也非常紧迫,分开合作对于这部戏来说不太现实。“两个人同时做一个项目,还真的挺‘妙’的。首先我们是互相尊重、互相欣赏的,我们也都有自己的想法,私下也是好朋友,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创作撞出一些火花。”屠亦然告诉我们。

最初黄渤导演是先找到的剪辑师屠亦然,但是因为档期原因,屠亦然推荐剪辑师朱利赟加入。“这部电影最开始策划的时候屠老师就在,但是因为档期原因,屠老师没有办法跟现场。而这部戏的制作体量太大,需要剪辑师去现场把控,所以2017年的3月份到7月初拍完,我一直在现场。大概到了7月底,我和屠老师开始在青岛进行剪辑。” 两个人的分工是屠亦然老师做内景部分,朱利赟老师主剪外景部分。到了10月中,朱利赟老师因为档期原因,后面交由屠亦然老师整理,把剪辑风格进行统一。

“这种操作方式并不适合每部片子,首先是资源的浪费,因为电影制作的费用是有限的。商业片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项目,增加人手就是增加磨合时间,所以不太划算。”这种组合,最大的要求就是两位剪辑师没有隔阂,因为屠、朱两位剪辑师在私下就是好朋友,所以很容易找到创作的基础线,这点十分难得。

一部商业电影能有这么多的创作空间,并不多见,他们的创作感受是一个“妙”字,但这个“妙”其实就是血泪史。“其实挺痛苦的,但是片子做成的时候,真的特别开心。做的时候压力特别大,有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干。所以说实现的过程很‘妙’。”说到这,屠亦然用苦笑来回答我们的问题。对于这两位剪辑师而言,压力是时时刻刻、方方面面都存在的。和导演去沟通这么多关键的变化,以及剪辑方法、工作方式怎么调整,还有档期的问题。“剪完一个版本以后,我们自己也知道,这个电影不长这样,还要继续剪,继续寻找。每部戏都是这个过程。过程是跳不开的,如果偷懒,最后的结果肯定不一样。”

想用一篇文章总结一部电影的制作过程十分困难,因为“品质”需要在点点滴滴上专注、凝练。现在的电影素材是海量的,怎么剪,其实是对剪辑师的艺术修养以及电影叙事语言的全面考验。好与不好关键是创作者怎么理解剧本,怎么使用素材,想将故事引向何方。影片是怎么样的故事情节?怎样的气质?呈现怎样的样貌?这个预设很重要,有了这些理解和预设,技巧才能发挥作用。对剧本立意的解读是剪辑师创作的起点,《一出好戏》也再次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